下载股融易安卓版
股融易手机网页版
最新
头条
微博二维码
微信二维码
在线
客服
点击咨询 工作日9-18点
您好,我们不兼容IE7以下的浏览器,建议您升级浏览器或更换浏览器
位置:首页 > 资讯 > 企业志 > 事业人生 > 马化腾:站队BAT我们也很无奈 人工智能是决定生死的大机会
马化腾:站队BAT我们也很无奈 人工智能是决定生死的大机会
分享到 
BAT投资“三国杀”:中国互联网估值TOP30,80%背后站着BAT!
来源:中国企业家杂志  2017-09-11
作者:融十

股融易注:去年估值超过10亿美元的71家公司中,有65%的公司与BAT有直接或间接股权关系。白手起家、背后没有BAT支持的创业公司要成长为独角兽确实很难。这并不是一件好事。

 

“一方面,国内的BAT 3 家的竞争其实一定程度上促进了中国的包括移动互联网、新的移动支付、O2O、共享单车等等,这些创新方向上我们反而是远超欧美的。但另一方面确实是也产生了一些比较不好的竞争,或者是一些创业者无奈地要站队,接受了这个投资那个就不行了。”

9月8日下午,在由清华经管学院等主办的“洞见”论坛上,腾讯公司董事会主席兼CEO马化腾罕见的评论了站队BAT的问题。

马化腾说,“其实我们也很无奈。比如张(首晟)教授(的公司)因为另外一家进来了,所以不让我们进,所以我们希望你再创另外一个并行的基金,那我们就比较方便进来。我们其实也是被排斥的。”

“我们国内确实是竞争形成这样的格局,所以你可以看到,尽管我们看到大街小巷有很多微信支付,但你该知道我们其实并不排斥别人,反之就不是这样了。”

这段话来自于论坛的圆桌对话部分,是马化腾对香港中文大学汤晓鸥教授的回应。

当时,汤晓鸥说,“有人说创业就是痛并快乐着,我想跟在座的各位说:只有痛,没有快乐。在国外创业的成功率可能只有百分之五,做大的概率也就千分之一、万分之一,但在中国,得再减小十倍。你想想,前面有谷歌、Facebook,后面有一群小公司想着怎么山寨,头顶还有(BAT)三座大山,这种三分天下的局面,其实(创业者)已经很难再有机会了,大家其实压力都是蛮大的,大家很早就去站队。在国外实际上是没有这种现象的,不可能说你跟谷歌做点儿事,就不能跟微软再合作,就不能再跟IBM合作,没有这样的道理。在中国基本上就是这样一种局面。从我们的角度来说,我们是很愿意跟大家(BAT等)都合作的。”

轮到马化腾的时候,他说,其实我们也很无奈。腾讯过去没有开放之前业界确实对我们意见很大,但其实我们这五六年已经完全大变样,更开放更生态化的这种思想早已经形成,包括我们这次搞的青腾大学、包括这个论坛都是往这个方向走。但是竞争还是不可避免的。“有时候在享受竞争带来的高速发展的时候,的确会有一些无奈,我个人有时候也不希望如此,就觉得大家都去往科技、往用户体验上做就好了嘛,为什么要排他啊,为什么要这样呢?所以我觉得这个是一个很不健康的事情,其实我也很想打破,也需要大家共同努力,也希望业界生态大家共同支持。当然这个短时间内可能还估计做不到。”

汤晓鸥给了马化腾一个小建议,讲到竞争的话,其实最简单的一个解决办法就是,你们三家成立一个BAT基金,这个基金到处投就好了。

“有些事情真的是产业链的问题,真的不是你擅长的事情。你擅长的就是那几个,擅长的人干擅长的事。你们各种收购,向上吃向下吃,来跟我们说,要收购我们。我说问题是你把我们收购了以后,我们就死掉了,大家就没有动力再去干活了。这就跟上市一样。所以不是这么个(收购)逻辑,大家还是要共赢。”

马化腾的回答是,“我们的战略就是半条命,另外半条命交给合作伙伴。其实我们一直都在思考这个问题,包括我们内部也有人抱怨说,这个也不让做那个也不让做,我就说‘对,就是不让做,你要做你自己出去做。你如果能打赢了外国那些很生猛的竞争对手,我可以投你’。所以,很多东西我们内部不做,尽量做能发挥自己核心优势的事,其他都交给合作伙伴,占小股就行,这样他们更有活力。”

有意思的是,马云在阿里巴巴成立18周年“成人礼”上的演讲,也提到了“谦卑”:

“我希望我们的员工记住,今天阿里巴巴大了,但跟未来相比,我们真是一个孩子。我们值得骄傲,但是我们不能骄横。我们不能自以为是,离开了平台,离开了合作伙伴,离开我们拥有的信任,我们什么都不是。

我最难过的是在外面听见阿里人现在骄横了,阿里人现在自大了,阿里人认为自己无所不能了。我们必须明白,也必须拥有一颗谦卑的心。阿里巴巴要成为一家了不起的企业,我们员工必须是谦卑的。”

对于当下的人工智能热潮,马化腾说,一方面觉得这是一个大风口,另一方面又觉得这可能是下一阶段决定生死的一个大的机会,迈不过可能就死掉了,就会很担心。所以都在全力往这方面去研究。因为这里面可能酝酿的价值很大,但是它的复杂度大很多。

原来只是在互联网行业,要么在通讯,要么在电商,要么在搜索,都是窄的范围。现在都要走到前台,走到和各行各业连接,提供基础方案的底层生态之争,所以对我们来说感受到既感受到压力,又有很大的动力。

现在国内几个大的互联网公司都在往这个方向狂奔,都在很积极的布局,商业上、技术上都在大量的储备。

这次论坛来的嘉宾都相当重量级,包括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院长钱颖一教授、北京大学理学部主任饶毅教授、2012年诺贝尔化学奖得主Brian K. Kobilka教授、斯坦福大学张首晟教授、香港中文大学汤晓鸥教授和腾讯公司董事会主席兼CEO马化腾先生。

在主题演讲时,马化腾很感慨的说,过去几年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以前全球市值前10的公司,大部分都是金融和能源公司。如今,前10大公司中,有7家是科技公司。就在这一两年内,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而且腾讯和阿里也有幸进入了Top 10。这种变化确实会给人一些触动。他说道,听说高盛这家投资银行也开始说自己是科技公司,说他们超过1/3的员工是研发人员,而且其研发人员已经超过Facebook(待求证)。他对此调侃道,投资银行都如此努力,所以腾讯更没有什么理由推脱的了。所以说,科技已经融入到人们生活的方方面面。

马化腾表示,目前腾讯愿意大力投入的方向第一是AI,第二是云计算,第三是大数据,“我们会通过互联网+等方式和各行各业、学界和研究界进行合作。”

以下是马化腾的主题演讲全文:

非常荣幸来到清华的论坛。刚才我跟王主任的感觉一样,听Brian K.Kobilka教授的演讲,感觉特别的渺小,因为我感觉我听懂不到30%。我的感受是不明觉厉。

科技和商业的结合随处可见

刚刚我了解到,Brian教授其实也是一个企业家。在国外,科研和商业的结合是非常常见的。我也了解到,张首晟教授是物理学家,也是投资人,也有企业。前不久我在微信里向他祝贺了他们的团队发现了天使粒子,也通过他的朋友圈直播了在美国的日全食,看到他在白板上解释日全食的原理。给我的感受就是,不想成为科学家的投资人不是一个好的企业家。

在座还有饶毅教授,我们知道在最近这一年,饶毅教授和我们的施一公教授、潘建伟教授、陈十一教授还有钱颖一教授一起创办了一个西湖高等研究院。虽然在清华讲这个不太对,但是我觉得教育和公益是不分彼此的,没有门第之见。我们在清华的学者班的几位同学也受到感召,虽然我过去很想成为科学家,但是没有这个机会。就像我刚才讲的,不想成为科学家的投资人不是好的企业家一样,我们也成为第一批捐助人之一。

在座有我们与清华合办的“清华-青腾未来科技学堂”的学员,也有腾讯过去青腾营的学员,更有我们清华的企业家与学者。与同学们在一起,探讨科技的未来,我觉得是非常的荣幸。

Brian Kobilka和张教授都来自斯坦福,大家知道斯坦福是硅谷创新的发源地,很大的特点就是把科技和商业完美有机地结合在一起,我觉得这个是非常值得全球尤其是中国去学习的。

虽然说中国没有像国外的斯坦福、哈佛这样的私立学校,更多的还是公立学校,但是我们还是做了很多创新的尝试。腾讯和清华很早就成立了一个联合实验室,近期也转向研究AI。包括这一次,我们共同举办了“清华-青腾未来科技学堂”,希望通过不断地尝试来促进科研和产业界结合与创新。

我了解到,这次我们学堂的48位同学是从超过一千家黑科技企业创办者里面选出来的,录取率4%,非常难。可以看到,中国目前其实也在这方面做了很多的努力。

腾讯怎么看科技和商业的结合?

具体到腾讯来说,我们怎么看科技和商业的结合呢?我想分享几个看法。

“科技是我们所有产业界都必须要去关注的”

第一,就像刚才程教授提到的,当今的社会在这一两年有了很大的变化,全球市值最高的十家企业,前五家在短短的一年内成为了以科技,包括以互联网、信息科技为主的企业。过去前十大企业基本上都是能源和金融巨头,在这一两年内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腾讯和阿里巴巴也有幸成为了十大公司之一。十大公司之中有七家是互联网和科技企业,这可能给大家带来一个触动。

大家知道,高盛最近说它也是一个科技企业,说超过三分之一的人是科研研发人员,也说研发人员超过了Facebook的研发人员,我们还没核实这个数字。但这给我的感受就是,各行各业都这么努力,我们还有什么理由不去努力呢?

我们现在越来越感受到,随着数字经济的发展,科技越来越融入到各行各业,在数字化和智能化的大浪潮里面,科技是我们所有产业界都必须要去关注的。

“未来,用云量会成为衡量数字经济发展的重要指标。”

第二,腾讯可以做什么呢?腾讯过去的业务主要是社交、通讯、数字内容还有一些金融服务,其他的主要是投资以及与其他生态公司合作。对我来说,我感受有几个基础性的因素是,我们愿意大力投入的:第一是AI,第二是云计算,第三是大数据。我们会通过互联网+等方式和各行各业、学界和研究界进行合作。

我曾经说过,未来所有企业基本的形态就是,在云端用人工智能处理大数据,这是一个大方向。在这个方向上,对于腾讯来说,我们更加关注我们在AI方面能做什么。去年阿尔法狗打赢了围棋的人类世界冠军,大家都在关注AI了。我们也快速投身于AI,在工程上实现了围棋算法可以打赢世界冠军以外,我们最近还在医疗方面也推出了一个产品叫腾讯觅影,就是用人工智能处理医学影像,比如对食道癌进行早期筛查,还有肺的切片、乳腺癌,还有很多需要医学影像分析的领域,和医院专家进行合作。通过深度算法,相信AI未来在医疗领域还是可以起到非常大的作用。

人工智能还可以运用到金融等领域,还有我们所理解的机器人,以及日常生活中的、商业中的方方面面,我觉得这是一个大的趋势和潮流。

另外一个是云计算,“云化”谈了很多年,但是现在越来越清晰了。很多企业原来是很保守的,希望把数据放在自己的内网上,不想公开,不想放到外网去。但是我觉得这个狭隘的思想已经过时了。这跟过去发明了电一样,不可能每一家不用公共的电网,而是在自己的家里搞一个发电厂,这是绝对不可能的。

过去把用电量作为衡量一个工业社会发展的指标,未来,用云量也会成为衡量数字经济发展的重要指标。大数据就更不用说了,一切有云,有AI的地方都必须涉及大数据,这毫无疑问是未来的方向。

“所有未来的科技都会和云、AI和大数据是分不开的。”

在此基础上,腾讯是希望大量地和各个产业界进行合作,也包括在这些研发处于前沿的这些高效科研机构,能够展开充分的合作。我们在美国有一个特殊的团队,一个老外David Wallerstein担任高级副总裁,他的抬头是CXOChief eXploration Officer,首席探索官,很少有企业有这样的职位。他现在看的很多的产品和投资方向都不是腾讯目前在做的事情,包括太空探索,卫星公司我们也投资了。比如我们投的阿根廷卫星公司,可以用小卫星拍摄近地面的实时或者是准实时的影像照片。另外生物医药的投资我们也很积极。

当然包括我们也投资了特斯拉5%的股权,我们觉得特斯拉里面的很多黑科技都会源源不断的诞生,它是未来方向的一个代表。所有未来的科技都会和云、AI和大数据是分不开的。当它们结合的时候,我们就有用武之地了,我们就可以帮上忙了。场景和市场是最重要的,只要你有市场,不管是技术还是人才,包括新的科技,都会跟着你走,这个是我们探讨的未来。

科研怎样跟教育结合起来?

最后我想讲在这种环境下,产学研需要有一些创新的生态。一年前我参加了香港的Hong Kong X,这是红杉资本沈南鹏和香港科技大学李泽湘教授他们发起的组织。我们感觉到产学研结合应该是大有可为的。我们希望依托香港的国际化和高校资源,依托粤港澳大湾区有智能制造、人才和生产基地的大环境,做一些事情。

他们的团队跟我介绍说,国外在产学研方面有一些新的变化,比如说在波士顿附近有一个奥林工程学院,这个学院很特别的,学生一进来就打破传统院系专业,通过跨界融合的方式与企业合作,让学生通过做项目的方式把理论和实践的学习得到结合。再比如加拿大的滑铁卢大学也有很多跟企业合作的项目。另外,MIT最近也有一个叫“引擎”的计划,通过一些学校的基金,鼓励学生把想法变成一个现实,把一些样品变成商品,这是个新的趋势。

李泽湘教授和港科大的校长希望说服我支持他们一些新的计划。比如说能不能在香港按照刚才提到的一些新模式成立一个新型的教育机构,我们姑且叫做湾区科技大学,或者说科技中学,从头培养创新人才,为整个粤港澳湾区做服务。这也是一个非常好的点子,我们还在探索,也不知道香港政府在土地上和其他政策上有没有支持。

对腾讯来说,我们最近暑假做的一个事情,就是发起了腾讯粤港澳青年营。

我们请了粤港澳三地大概一百名的青年,主要是高中生,参加夏令营,到深圳的腾讯、大疆等一些企业去接触科技,在腾讯可以体验AI,包括ARVR等技术,以及无现金的消费体验等;也包括到大疆去体验无人机和机器人等。当然还有很多青年人特别喜欢的活动,像帆船、棒球,这些都是他们平时比较少接触的活动。年轻人很兴奋。这也促成了粤港澳三地青年人的融合。我们还开放了暑期实习岗位给粤港澳三地的大学生。这些方向都是我们努力在做的。

最后希望我们产业界和学校界能够去更加紧密地联手起来,共同迎接未来整个产业数字化和智能化的浪潮,谢谢大家!

 

 

×
转发到圈子
请先完成下方验证 ×
请输入手机号或邮箱号
您输入的密码不正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