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股融易安卓版
股融易手机网页版
最新
头条
微博二维码
微信二维码
在线
客服
点击咨询 工作日9-18点
您好,我们不兼容IE7以下的浏览器,建议您升级浏览器或更换浏览器
位置:首页 > 资讯 > 热门话题 > 马斯克:今年特别痛苦,特斯拉现在没倒闭是奇迹
马斯克:今年特别痛苦,特斯拉现在没倒闭是奇迹

[ 导读 ] 近日,特斯拉CEO埃隆•马斯克接受了美国科技媒体Recode主编卡拉•斯维什尔长达80分钟的专访。

股融易注:产能不足、融资续命、高管离职、问题召回这些负面信息成为了特斯拉的关键词,也让特斯拉的前景变得扑朔迷离,之前宣称今年将摆脱融资存活看起来也不可能实现。

近日,特斯拉CEO埃隆•马斯克接受了美国科技媒体Recode主编卡拉•斯维什尔长达80分钟的专访。


采访中,马斯克回顾了特斯拉和自己“苦不堪言”的2018年,包括马斯克乱发推文导致的危机、他与媒体的恩怨,以及特斯拉和SpaceX未来的发展。


马斯克还对特斯拉私有化事件、特斯拉的半导体,皮卡车和其他的新产品进行了详细阐述,还聊了聊地下隧道技术的发展、对特朗普的太空部队和殖民地外计划的看法、以及是否接受沙特阿拉伯资金。


回顾2018,马斯克的感受是:“这一年(的经历)让我感到老了五年。我职业生涯中最难熬的一年。特别痛苦。”为了提高Model 3产量,马斯克曾经有连着几个星期,每天只睡几个小时,有些日子必须要坚持120个小时不睡,马斯克表示。


不过,马斯克表示,目前对特斯拉来说,一周生产5000辆Model 3并不是什么大事,而且他们正在努力提高到每周6000辆,然后是7000辆Model 3s,同时仍在控制成本。“我们现在可能每周生产6000辆或更多,也许是6500辆Model 3s,但这将迫使人们加班。”


关于特斯拉的自动驾驶汽车,马斯克指出,目前他们面临的挑战是如何改善神经网络,以便识别来自八个摄像头的各类物体。马斯克表示,他们正在整合各种停车标志、红绿灯,让车可以自动(在红灯时)右转和U型转弯。


关于SpaceX,马斯克表示,Space X “成功发射了猎鹰中型火箭,这是世界上最强的火箭” ,能量是排名第二的两倍。今年他们将马斯克的私家车,特斯拉敞篷车Roadster射入了火星轨道,明年将第一次将宇航员带入太空站。


众所周知,“网瘾少年”马斯克使用Twitter非常频繁,甚至还因此遭到了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的调查。马斯克在采访中承认自己比较喜欢发推特:“有的人用头发表达自我,而我用推特。”但出人意料的是,马斯克表示,他大部分都是晚上在家里发布Twitter消息。而且,他每天使用Twitter的时间要比许多人想象得短,可能只有10分钟到15分钟左右。


以下为此次采访的内容:

“有些人换发型转换心情,我发推特”


记者:先说说今年发生的一些事情吧。你经常使用Twitter,也偶尔有过一些失误。


马斯克:我经常在Twitter上发布一些发生在我身上的一些有趣的事情,可能没有经过太多的过滤。


我觉得很有趣。我想,其他人可能也会觉得这很有趣。有时,他们确实会感到有趣。


记者:只在晚上使用Twitter吗?是在家里使用吗?


马斯克:是的,大部分时间在家里用。事实上,我每天使用Twitter的时间要比许多人想象得短,可能只有10分钟到15分钟左右。


记者:是的,你在Twitter上发布内容时,许多人都会关注。


马斯克:是的,人们最感兴趣的内容包括,我曾经发过的“我喜欢动漫”(I love anime)这条消息。小写的“I”,黑色的心形,再加上“动漫”(anime)。人们很喜欢它,这是我发表过的最受欢迎的Twitter消息之一。


记者:那人们对什么内容不感兴趣呢?你有严格的纪律确保下次不这样做吗?你会这样做吗?你愿意吗?你是否必须改变你的Twitter习惯呢?


马斯克:没有。我认为,只有我发布的Twitter消息在交易期间内引起股价大幅波动时,才需要这样 。仅此而已。


记者:你是否认为Twitter是一个通信媒介?你是怎样看待它的?


马斯克:我把它看做是了解一些事情的途径,与正在发生的一些事情保持联系。这感觉就像是融入了社会意识流。这就是那种感觉,似乎有点奇怪。我想我有时候会用Twitter来表达自己,这可能是件奇怪的事情。


记者:有时它很有趣,有时也不那么有趣?


马斯克:有些人用他们的头发来表达自己,而我用Twitter。


记者:你选择在Twitter与媒体对抗,然后就拥有了许多粉丝。


马斯克:我想说的是,我对新闻界的关注已经大幅度下降。


记者:能解释一下吗?


马斯克:有大量不真实的内容,根本不可信。以《华尔街日报》头版上的一篇文章“The FBI is closing in”,这完全是假消息,很荒谬。在一家大报纸的头版上刊登这样的谎话简直太离谱了。他们怎么成为记者的呢?他们太可怕了,可怕的人。


记者:我明白了,但是你了解这个国家新闻界的情绪,以及攻击他们的危险吗,尤其是当总统这样做的时候(特朗普曾把媒体称为“人民的敌人”)?当像你这样的领导人也这么做的时候,还是很令人不安的。


马斯克:答案是让新闻界变得诚实、真实,好好研究他们的文章。当文章出错时,能适当地纠正。但目前他们不这样做。


记者:好吧。但我问你是否理解它的走向。


马斯克:是的,我当然知道。


记者:你是怎么想的?如果释放一个让新闻界担心的危险周期,你不担心吗?


马斯克:我建议媒体把它放在心上,做得更好。


记者:特朗普曾把媒体称为“人民的敌人”,你是那么想的吗?


马斯克:不是。


记者:只是因为你不喜欢谎言。


马斯克:是的。有好的记者,也有不好的。不幸的是,好与坏的反馈循环是颠倒的。所以,一篇文章越淫秽,标题越淫秽,点击次数就越多。


记者:对于那些对你不喜欢的东西呢?你会特别敏感吗?


马斯克:不会。想一想有多少负面文章,我又能有多少回应呢。也许只有百分之一。但记者们通常会反驳说:“哦,我的文章很好。他只是太敏感而已。”其实不是,你的文章太假了,你不想承认。


记者:你能衷心地接受批评吗?


马斯克:能。


记者:如果可以的话,能举个例子吗?


马斯克:你认为火箭是如何进入轨道的呢?


很不容易,各方面要求都很高。如果你弄错了,火箭就会爆炸。汽车要求也很高。如果你弄错了,汽车就不能工作了。工程和科学的真理是极其重要的。


记者:是的,然后呢?


马斯克:我对真理特别感兴趣。


记者:是的,你就是这样的人。


马斯克:比记者们强多了。


记者:说说你今年经历了一些什么事情吧?


马斯克:这是我非常艰难的一年。我们要提高Model 3产量,这是极其困难的事情。如今,作为一家汽车公司生存下来,是件非常困难的事情,令人难以置信的困难。人们不知道特斯拉人经历了多少痛苦,甚至包括我自己在内。真的是极其痛苦。

记者:能具体说说吗?


马斯克:我确信,在这个过程中我死掉了好多脑细胞。运营SpaceX和特斯拉都是非常困难的,你知道,我们在和那些极具竞争力的汽车公司在竞争。他们生产的汽车非常好,而且已经做了很长时间,可以说是根深蒂固。例如,梅赛德斯、奥迪、宝马和雷克萨斯等,几乎所有主要的汽车品牌。另外,美国汽车公司的发展历史也是可怕的。唯一没有破产的就是特斯拉和福特。就这两家,其他都破产过。


记者:今年你给自己施加了太多压力,或者说这就是你正在做的事情?


马斯克:听起来你好像没有理解我的意思。让一家汽车公司成功是非常困难的。事实上,之前许多人次尝试创建汽车公司,但都失败了。即便是那些拥有强大客户基础、数千经销商、数千个服务中心的汽车公司,也对工厂投入了巨资,如通用汽车和克莱斯勒等,最终还是破产了。


只有福特和特斯拉度过了难关。但是,当下一次经济大衰退到来时,福特可能很难再次幸免。因此,作为一家创业公司,一家汽车公司,要想成功,要比建立一个根深蒂固的品牌难得多。特斯拉还活着真是荒谬。荒谬!荒谬!


记者:你认为这是什么原因呢?


马斯克:辛勤的努力。


记者:包括你和……


马斯克:不辞辛苦工作的每一位特斯拉员工。


为什么马斯克如此拼命地逼迫自己?


记者:我想说的是你为什么这么做。这不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你为什么认为你要把自己逼得那么紧?


马斯克:那么,另一个选择就是,特斯拉会死。


特斯拉不能死。特斯拉对于可持续交通和能源生产的未来至关重要。特斯拉提供的根本目的是加速可持续运输和能源生产的到来。


记者:我想大多数人都认为你做得很好。也让其他人同时参与进来,对吧?


马斯克:是的。迄今为止,特斯拉的成功是其他汽车制造商进军电动汽车市场的最大动力。他们已经这样说了。


记者:不,毫无疑问。前几天我刚刚和别人讨论过,我说,“他把每个人都推到了这个地步,真的非常戏剧性。不会有这么多的投资。这是不可能的。


马斯克:是的。这对世界的未来非常重要。这对地球上所有的生命都非常重要。这将取代政党、种族、信仰、宗教,这些都无关紧要。如果我们不解决环境问题,我们就完了。


记者:通过可持续交通的方式。


马斯克:是的。这让我大吃一惊,所有这些社会正义战士开着柴油车到处跑。这太离谱了。


记者:你这样做是因为你认为世界依赖.....而不是世界的命运。你不是一个卡通人物。


马斯克:不,我认为是电气化运输,特斯拉的一个重要部分是太阳能和固定电池,因为你需要用以太阳能为标准的,可持续的方式发电,然后将其存储在电池里, 然后晚上太阳下山时可以继续使用太阳能为汽车提供动力。如果没有特斯拉,这种情况仍然会发生。仍然会向可持续能源的过渡,但需要更长的时间。显然,历史会对此作出判断,但我认为大约10年,也许20年。


记者:所以,把它向前推进了那么多。


马斯克:是的。我认为可以公平地说,特斯拉在可持续能源方面至少领先了5年,保守地说,可能更接近10年,如果我们继续取得进展,我们可能会领先20年。这可能是世界上所有的不同。


记者:你要付出什么代价?你和你的员工为此受到了什么影响?你怎么看待这些?


马斯克:这太可怕了。坦率地说,今年感觉像是老了五岁。这是我职业生涯中最糟糕的一年。疯狂的痛苦。


记者:还有别的办法吗? 你认为没有其他方法可以实现它吗?为什么是今年呢?


马斯克:在过去的一年里,这都是因为Model 3的产量增加。我和特斯拉的其他人,我们不得不去修复Model 3生产系统中的错误,而且错误很多。我自己解决了一堆问题。杰罗姆[吉伦]Jerome [Guillen]解决了一堆问题。整个团队每个人都在帮忙,哈维尔(Javier Verdura),弗朗茨(Franz Holzhausen),迪帕克(Deepak) [Ahuja],所有人。这……比如,我们的法律团队在第三季度帮忙运送了汽车。托德[马龙]Todd [Maron]很棒。有很多人……每个人都要去解决产量增加的问题。


自我伤害和睡眠不足


记者:我想具体谈谈特斯拉,以及最近的研究结果,我认为人们对此感到惊讶。你让华尔街和你的一些竞争对手大吃一惊。但是当你想要做一件非常复杂的事情时,你会后悔自己做过的一些事情吗?你知道,你的一些推文,其中一些其实是自己造成的。你不这么看吗?


马斯克:是的,毫无疑问,就像自己造成的伤口一样。事实上,我哥哥说过:“听着,如果你自己造成了伤口,你能不能至少事后不要拧刀?”你刺伤了自己的腿。你真的不需要在腿上拧它。为什么要这样做呢?


记者:那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马斯克:这不是故意的。有时候只是压力很大,睡眠不足,你承受着巨大的压力,你就会犯错。


记者:那结束了吗?你觉得一切都结束了吗?你现在觉得平静了吗?


马斯克:这是完全结束了。我再也不会犯下另一个错误了。


记者:好吧,我是在逗你。但是你怎么样……你看起来很好。看起来你压力不大。你好像休息了。


马斯克:是的。日子又回到了一个艰难的工作日状态,而不是一个疯狂的工作日状态。我曾经有几个星期……有些时候……我不知道。我还没统计过,但我只是睡几个小时,工作,睡几个小时,工作,一周七天。有些日子必须要坚持120个小时不睡这样疯狂。如果你每周工作120小时,你会发疯的。现在我们已经下降到80或90小时。这是非常易于管理的。


记者:你曾在《纽约时报》上谈过用安必恩之类的药。那是为了调节你的睡眠,对吗?


马斯克:是的。这不是为了好玩或其他什么之类的。


记者:不,一点也不。


马斯克:不,就像,如果你压力太大,你就睡不着。你可以选择,比如,好吧,我睡不着,然后我的大脑明天就无法工作了,这样你可以服用一些安眠药来入睡。


特斯拉的盈利季度和自动驾驶汽车


记者:你迎来了一个伟大的季度。你如何看待Model 3和其他车型的合作?


马斯克:我认为在特斯拉我们现在做得很好。特斯拉并没有直面死亡。我认为我们处在一个非常好的位置。我们不想沾沾自喜,但事实并非如此……直到9月,我们一直面临着这样的问题,“我们必须解决这个问题,否则我们会死的。”我觉得我们已经不再处于那种被人盯着看的直面死亡的情况了。


记者:那么,死亡就这么结束了并且不再虎视眈眈?


马斯克:好吧,永远不要自满,所以我们仍然需要努力工作,但我认为我们已经渡过了难关。我们在Model 3的生产上肯定已经渡过了难关。对我们来说,一周生产5000辆Model 3并不是什么大事。这是正常的。现在我们正在努力提高到每周6000辆,然后是7000辆Model 3s,同时仍在控制成本。我们现在可能每周生产6000辆或更多,也许是6500辆Model 3s,但这将迫使人们加班。


记者:谈谈新的导航功能吧。


马斯克:行驶导航吗?


记者:是的。


马斯克:我认为这是实现全自动驾驶的第一步。你可以输入一个地址,从高速公路的入口匝道到高速公路的出口匝道,汽车就会改变车道。它将自动从一条高速公路进入到下一条高速公路,并自动下匝道。这很疯狂。它会超车的。它基本上就是把导航和自动驾驶功能结合起来。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称它为自动驾驶仪导航或是行驶导航的原因。


记者:从你的角度来看,你现在的这些技术面临的挑战是什么?


马斯克:主要的挑战是改进神经网络,这样我们就能从八个摄像机中识别所有类型的物体。有八个摄像头:前面三个,每侧两个,后面一个。最大的挑战是解决各种各样的角落案件。


记者:这些都是刚刚发生的事情。


马斯克:是的,道路很乱,所以你可能会有这样的情况,比如说,路面上的打滑痕迹看起来像一条线。有时焦油缝看起来像一条线。有时,由于某种原因,线条被画错了。实际上,我们面临的最大挑战之一就是使用自动导航仪处理车道分裂和剐蹭,如果一个车道分裂,你需要确信你是向左或向右,而不是在中心。汽车将在第一个十字路口停下来。


现在我们正在整合停车标志,红绿灯,这能够做到,比方说,右转弯或发夹弯等等。


记者:那法规怎么样?现在的监管环境如何?因为那将是它的一部分,或者是在道路上建立传感器之类的基础设施?你怎么看,或者你根本就没想过?


马斯克:是的,我们并没有认真考虑过。我们假设没有。


记者:你不是假设。


马斯克:不。使用与人类驾驶员相同的输入,汽车需要比人类驾驶员驾驶得更好。眼睛基本上就是照相机。地球上所有的生物都用照相机进行导航。鱼鹰可以从很远的地方看到鱼,并考虑到水的折射率,俯冲下来并在很远的地方捕获鱼。毫无疑问的是,图像识别神经网络和摄像头,你可以在驾驶时只用摄像头。


记者:你不需要任何其他东西,从政府到基础设施或任何东西。我最近和奔驰公司的人谈过。他们在讨论道路上的传感器。


马斯克:是的,那是没有希望的。这充其量不过是一种专业的解决方案,不管哪个城市在道路上放了什么东西……你总能让某样东西为某个特定的解决方案而工作,比如某个城镇的某个特殊情况的解决方案,你可以让它变得简单,但你真正想要的是一个在全球范围内有效的自动驾驶通用解决方案。


特斯拉的竞争对手


记者:我希望你能评估一下竞争环境。法拉第今天刚刚失去了另一位创始人,他是一家很火的公司,或者说是据说很火的公司,我认为这样说可能更容易。Lucid得到了10亿美元。你是如何评价的?针对谷歌正在做一些事情,并且优步似乎仍在坚持。我很想听听你对他们的评价。


马斯克:是的。我对竞争对手不怎么关心。我只想说,你知道,我们如何使我们的汽车尽可能的好?我们如何确保拥有世界上最好的工程和制造人才?


就像那句古老的格言,跑步……如果你开始观察其他跑步者,那就不好了。比如,你会因此而输掉比赛。


记者:你认为哪一个离你们最接近你们或最远呢?


马斯克:自动驾驶,可能是谷歌,Waymo? 在实现一般的解决方案方面,我认为没有人接近特斯拉 。


记者:那整体解决方案呢?。


马斯克:嗯。是的。你肯定可以使事情工作像某个特定城市那样的东西,或者特殊的东西,但是为了工作,你知道, 世界各地的所有这些不同的国家,那里有不同的路标,不同的交通行为,就像你可以想象的每个奇怪的角落情况。你真的必须有一个通用的解决方案。据我所知,没有人有一个很好的通用解决方案,除了......而且我认为没有人可能在特斯拉之前实现自动驾驶的通用解决方案。我可能会感到惊讶,但......


记者:所以没有一家汽车公司。没有一家。


马斯克:没有。


记者:你有没有想过,“好吧,他们在那里做的很有意思。”


马斯克:其他汽车公司……我不想显得过于自信,但如果有任何一家汽车公司在自动驾驶领域超过特斯拉,实现完全自动驾驶,我会感到非常惊讶。


你知道,我想我们明年就能实现全自动驾驶了。我认为,有一种普遍的解决方案。但那是…就像,我们明年有望做到。所以我不知道。我认为明年其他任何人都无法做到这一点。


为什么特斯拉不打算私有化


记者:所以你面临的挑战是财务方面的、获得资金之类的东西。你已经得到了…沙特人已经购买了你的大量股票。


马斯克:他们可能已经卖了,我不知道。


记者:是的,我们不知道他们现在有什么。但你从哪儿弄来的钱?谈谈做这件事的财务状况,因为这可能会真正伤害到你,因为你没有足够的资金。


马斯克:你知道的…我的意思是,正如我今年早些时候所说的,我认为我们在未来的各个季度都将保持现金流为正。


记者:各方面都在前进。你需要更多的投资吗?


马斯克:不,我不这么认为。


记者:你需要去私有化吗?你还在考虑吗?


马斯克:我们不需要变成私有化。我认为如果我们是私人公司,我们可以执行得更好。


记者:没有了所有的关注?


马斯克:是的,你知道的,不要喋喋不休地谈论那些卖空者,因为人们认为我痴迷于他们,但我花了大约1%(或更少)的时间来思考他们。


记者:这是推文,埃隆。继续吧。


马斯克:我的推特中只有不到1%与卖空者有关。但问题是,有一群人非常聪明,非常卑鄙,特斯拉的垮台对他们有着强烈的经济利益。这导致了对特斯拉品牌的持续攻击,对我个人,对管理团队,对我们的汽车。你知道,我们犯的每一个错误都会被放大。


私有化肯定会导致一些短期的戏剧性事件。假设我们是私人公司,五年后我们就可以上市了。那么,卖空者的品牌受损曲线下的面积,很可能会比首先私有化的短期难度小。这近似微积分问题。


此外,上市,尤其是当公司里的每个人都是股东时,当股价大幅波动时,会造成很多干扰。在某种程度上,上市最终会变成一种情绪,一种情绪温度计。因此,股票下跌时候,人们感到悲伤和补偿不足。当股票上涨的时候,人们会非常兴奋,过度兴奋,你会因为想买什么而分心。


记者:对的,是的。


马斯克:所以,这两件事都不好。当你的股票有大的变动时,这只会分散你的注意力。


特斯拉半导体,皮卡车和其他的新产品


记者:好的。好吧,最后就是特斯拉的新产品。除了卡车,Roadster跑车,你还有在做其他的吗?


马斯克:哈哈。我们确实有在做的。


记者:你有垂直升降机吗?


马斯克:超音速VTOL喷射,电动喷射。


记者:是啊。也许像拉里佩奇(Google公司创始人之一)这样的气垫船。


马斯克:不,气垫船很简单。


记者:是啊。好的,当然。对你来说确实简单。


马斯克:我认为,超音速垂直起降电动喷射发射器从某个角度来说很有意思。但是,如果我现在尝试这样做,我的脑袋肯定会爆炸。但是这个设计我已经想了九年了。我认为很棒。


记者:这很棒?它在你的脑海里?


马斯克:是啊。我的意思是,我写下了一些,但......


记者:但卡车和Roadster跑车更直接?这些什么时候上线?


马斯克:我认为它无论在世界上任何公司都是最激动人心的产品阵容。当然这是从消费者的角度来看。我将会检查这些公开宣布的事情。


你有中型SUV的Model Y。你有半挂卡车. 这对于重型运输来说非常棒。对工业卡车来说,这将是最重型的卡车类型。


我们已经有下一代Roadster跑车。这将是每个方面来说都是最快的跑车,最快的加速度,最快的最高速度,最佳的操控性。拥有一辆比最快的汽油跑车更快的电动跑车非常重要。


它有助于解决汽油跑车的光环效应。因此,我认为重要的是要表明,电气是最好的架构。


然后我们有了皮卡车 - 实际上,我个人对皮卡车最为兴奋。


记者:为什么这么认为呢?


马斯克:好吧,我不能谈论细节,但它会像一个真正的未来派般的网络朋克,“银翼杀手”皮卡车。它会很棒,它会令人惊叹。这将是令人心跳停止的。它令我心跳停止。就像...哦,它很棒。


记者:你想把它卖给谁?那些买F1车的人?


马斯克:我实际上并不知道会不会有很多人买这辆皮卡,但我不在乎。


记者:好的。


马斯克:其实,我的意思是我关心和在乎的是我们想让汽油,柴油皮卡车离开公路。


记者:对。


马斯克:这是我一直想做的事情。如果只有少数人喜欢那辆卡车,我想我们将来会制造一辆更传统的卡车。但这是我个人最激动的事情。


记者:你有摩托车吗?


马斯克:不,我小时候经常骑摩托车。所以我确实喜欢在路上飙自行车或者摩托车。当我17岁时,我几乎因为这个死掉了。大多数人都瘫痪了。根据不同的计算方法,摩托车死亡的概率...


记者:很高。


马斯克:高出25倍。


记者:是的,我哥哥是医生。实际上,他称他们为移动的(器官)捐献者。


马斯克:是啊。像器官捐献者。所以,我们不会制造摩托车。


但是还有一些很酷的特斯拉产品:我们几乎完成了太阳能瓦屋顶的开发。所以我们现在有几百个这样的屋顶了。我们正在进行测试以确保它们具有长期耐久性。


记者:这些是瓦屋顶,这些是屋顶上的瓷砖吗?


马斯克:是的,太阳能瓦屋顶,它看起来像一个普通,美丽的瓦屋顶。但它实际上是太阳能。而且,开发过程比我们想要的更长,因为我们必须确保屋顶能够坚持30年。


记者:当然。


马斯克:即使你在太阳能屋顶上进行加速实验室测试,它仍然需要一段时间。同时我们需要投入大量精力来简化安装过程,因此安装屋顶不需要花费太多时间。


然后我们就有了Powerwall电池存储系统。我们有用于工业用途上的Powerpack。对于固定存储端,我们会发布一些令人兴奋的消息。所以当你 -


记者:这是在家里吗?


马斯克:我现在不能再谈论它。


记者:假设一下。


马斯克:我们在固定存储方面有一个大型产品,我认为对于公用事业客户来说非常有吸引力。


记者:好的,好的。所以,跑车之外,有飞机吗?


马斯克:特斯拉没有制造飞机的打算。


SpaceX和在火星上死亡


记者:那么,让我们谈谈火箭吧,SpaceX。上次我们聊聊时,你说你想死在火星上,只是目前还没有办法到火星。这是一个非常有趣的笑话,虽然它可能不是一个笑话,但可能是...


马斯克:好吧,如果发生了这件事,那将是具有讽刺意味的。我必须小心命运的诱惑,因为我认为最具讽刺意味的结果往往是最有可能发生的。


事实上,现实似乎经常这样。我的朋友Jonah Nolan认为这事就像修理奥卡姆剃刀一样,他说他认为“最具讽刺意味的结果是最有可能的。”然后我认为那是有道理的。然后我认为有时最有趣的结果是最有可能的。


记者:我们不讨论你的死亡,而是讨论SpaceX发生了什么事情。你们正在做的事情是什么?


马斯克:我们成功发射了猎鹰重型火箭,这是世界上最强大的火箭。这是两倍的马力,推进力是下一个最大火箭的两倍。我们实际上发布了一款特斯拉产品 - 我的特斯拉跑车。


进入火星轨道。我们这样做的原因实际上是因为,通常情况下,当新火箭发射时,你只需要放置一个虚拟有效载荷,就像一块混凝土或其他东西。


记者:对。没有任何创意。


马斯克:超级无聊。所以我们就像说我们可以推出的最不无聊的东西是什么?


明年,令人兴奋的事情是我们将首次向太空站发射宇航员。这是自航天飞机以后,美国首次将宇航员送入轨道。


记者:这已经有几年了,对吗?


马斯克:大概从2010年左右?从那以后,美国一直依赖俄罗斯联盟号。而俄罗斯的最近有一些问题。


对特朗普的太空部队和殖民地外计划的看法


记者:你如何看待太空部队?特朗普太空部队?


马斯克:嗯,这可能有点争议,但我其实很喜欢这个主意。我觉得很酷。你知道,就像空军成立时一样,有很多人会说“噢,有一支空军多么傻!”你知道,第二次世界大战中航空母舰是由陆军管理的。


记者:对。


马斯克:所以你拥有陆军,海军,海岸警卫队和海军陆战队,然后......很明显,你真的需要一个专门的部门来管理航空母舰。因此空军成立了。


今天的人们可能没有意识到,当时人们普遍认为空军的成立一个荒谬的事情。但现在每个人都说,“显然,你应该有一支空军。”而且我认为我们应该有一支太空部队。


记者:太空部队做什么?


马斯克:你知道,它基本上是太空防御。然后我想也许它可能对扩展我们的文明非常有帮助......你知道,将我们扩展到地球以外。


例如,我想我们可以在月球上有一个基地,火星上也有一个基地。所以,发展太空部队是一个很好的想法。任何人都应该具有探索精神的,我认为这尤其适用于像美国这样的国家,在那里你知道它是人类探索精神的升华。我认为在恒星和行星之间穿梭的想法非常令人兴奋。


记者:对。关于火星,上次我们聊聊时,说2024年,你要到火星,是吗?


马斯克:是的,我们仍然认为是2024年。


记者:好的。你去了吗?还是其他人去?


马斯克:我不知道我会不会去。你知道,这可能只是一项无人任务。我不确定是否会有人在船上。


但是有一个火星会合的机会,因为大概每两年只能发射一次去火星。因此,在2024年的时间框架内,火星有一个会合的机会,希望我们可以抓住它。 2022年有一个 -


记者:那么将会是无人驾驶飞往火星?


马斯克:希望有人在船上。但我认为无人驾驶飞船去火星的几率更大。我想我们会尽力做到这一点。


记者:你认为美国宇航局应该继续存在,还是政府所有这些空间机构?


马斯克:是的,我当然认为美国宇航局应该继续存在,美国宇航局做了很多非常有用的事情,这些不仅仅是宇航员的运输。火星上有漫游车,这得感谢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我们有这些行星探测器,有哈勃望远镜。美国宇航局做了很多好事,理想情况下我们应该增加美国宇航局的预算。我认为现在是我们再次超越地球轨道的时候了。我认为这非常令人兴奋和鼓舞人心,我认为这真的让全世界都兴奋不已。第一批人类踏上月球时,可能是历史上最令人鼓舞的事情?我们应该尝试做更多的事情。


记者:你如何看待贝佐斯(亚马逊创始人)对Blue Origin的看法,因为我认为这是最具可比性的事了。


马斯克:是的,我认为杰夫在太空上花了很多钱真是太好了。我认为它会遇到一些进入轨道的挑战;进入轨道非常困难。但他有足够的资源来克服这些困难。我想,他会有其他的方案的。


记者:你不买报纸,是吗?


马斯克:不,我一般不会要求这些。


记者:是的,只是好奇。


马斯克:我成立了公司,但我并没有真正拥有它们。所以我不会......我没有计划。似乎现在这样的做法很多。


Boring公司和钻井技术


记者:让我们完成最后两件事。Boring公司,我在洛杉矶的时候和Eric Garcetti在一起。


马斯克:哦,太棒了,是的。埃里克是一位伟大的支持者。


记者:是的,他确实是。他说,“有没有任何可以减少交通的东西。”他并不在乎。我当时想,“为什么这些人对交通这么感兴趣?”他说,“因为无论你有多富有,都可能陷入交通堵塞状态。所以他们只想对此做些什么。“


马斯克:是的,Eric非常支持我们在洛杉矶的活动。我的意思是,从技术上讲,我们的第一条隧道都在霍索恩(Hawthorne)。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确实希望在洛杉矶大区下建立一个隧道网络。我认为这真的是快速通过城市的关键。你必须去三维思维。我们的办公室是三维和密集的,但我们有的只是一个二维公路运输网络。


记者:所以你在四处思考,隧道内有很多道路?


马斯克:是的,很多级别的隧道。


记者:对,就像地铁系统一样?


马斯克:是的,但即使是地铁往往基本上是二维的。你将要从一个地铁穿过另一个地铁,但他们从来没有真正尝试过多层地铁。从历史上看,隧道掘进的成本令人望而却步。他们的速度也非常慢。美国地铁典型成本是每英里成本约为10亿美元,因此这不是一个非常好的解决方案。


记者:那么隧道呢?


马斯克:你当然可以拥有一个拥有多层隧道的地铁系统,但隧道的价格非常昂贵,以至于它们没有这么做。但如果你愿意,你可以往下建100级;你可以在彼此的顶部有100层隧道。


往下走比往上更容易。因此,最深的矿比最高的建筑物要深得多。但实际上,关键是隧道技术的大幅改进。这是关键,这基本上就是它的意义所在。因为我建议挖掘隧道......哈哈,好主意。


记者:挖掘方法?


马斯克:隧道真的被低估了。目前没有地方可去但可以往下走。


记者:什么时候会有用?霍索恩那个,它是一个试验隧道?


马斯克:是的,我们即将完成第一个测试隧道。


记者:费用是多少?


马斯克:我不知道,我认为可能......不包括设备,一英里可能花费1000万美元。诚然,这是一次性的,但是 -


记者:那么人们什么时候才能使用它,实际使用它呢?


马斯克:我们计划在六周内的12月10日举行的开幕式。


Jamal Khashoggi(沙特阿拉伯记者),沙特投资者和科技批判


记者:一件事我没有问:当你想让特斯拉退市,你曾与沙特人谈过。你现在对他们有什么看法,考虑到他们在这个过程中投入了很多钱?我问过每个互联网公司的高管。


马斯克:是的,我的意思是,重要的是要了解沙特人就特斯拉退市已经接触了我两年了。这不像是一时冲动。


记者:但是我在Khashoggi被谋杀之后谈论的。


马斯克:是的,我的意思是,这听起来很糟糕。所以......那不好。那很不好。


记者:那很不好。


马斯克:这真的很糟糕。


记者:你现在拿他们的投资吗?


马斯克:我想我们可能不会。


记者:好吧,鉴于他们在这里倾注了数十亿美元,他们在硅谷的影响力如何呢?


马斯克:我知道我不能说话,我的意思是,这不是......沙特阿拉伯是整个国家,所以我想你不能因为发生了一件非常糟糕的事情,那就是否定整个国家。这样不是很好。


记者:意思是说他们的统治者(不好?)。


马斯克:当然。


记者:意思是说他们的统治者,是管理那里一切的人。


马斯克:沙特人没有选举他们,你知道吗?


记者:不,他们没有,确实没有。不,我明白了,我不是在谴责所有沙特人,而是政府。


马斯克:我想我们应该考虑到整个国家,而且,你知道......沙特阿拉伯以及沙特阿拉伯以外有沙特人有许多优秀人才。所以我认为不能否定整个国家。


记者:不,不,我只是在谈论有钱的人。


马斯克:我认为存在严重问题,这并不好。


记者:那些技术本身呢?你曾经批评过如何 - 围绕人工智能的责任,围绕人工智能的多样性。关于Facebook,谷歌和其他人所拥有的权力。你现在怎么看?


马斯克:如果某些东西对公共利益负责,并且可能对选举或类似事情产生负面影响,那么可能应该有一些监管监督来确保我们不会对民主进程产生负面影响。新闻的质量是好的,不会受到不适当的影响。这些似乎是明智的事情。


记者:在几年前我们谈过的时候,你担心谷歌和Facebook在人工智能方面的力量,你担心人工智能本身。而且我认为你所说的其中一件让我印象深刻的事情就是它不会杀死我们,它会把我们视为家猫。我认为这是一个非常引人注目的思考方式。


马斯克:从长远来看,由于AI可能比人类聪明得多,相对智力比可能与人和猫之间的相似,可能更大。我认为我们需要非常小心AI的进步和 -


记者:而你仍然还是这样担心它?


马斯克:我对AI长远的建议是不变的。我认为我们应该有一个政府委员会,从洞察力开始,获得洞察力。花一两年时间深入了解人工智能或其他可能存在危险的技术,尤其是人工智能。然后,基于这种洞察力,提出行业规则,这些规则最有可能实现人工智能的安全出现。


记者:你认为 - 你看到这些发生了?


马斯克:没有。


关于退出特朗普的顾问团


记者:当快变成现实的时候,你对未来感觉如何?


马斯克: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感到乐观。我不确定这是不是不合理的。


记者:这种极端会影响你吗?你已经把自己从特朗普顾问团队中解脱出来,我知道你和我谈过是否......我说你不应该去,因为他会搞砸你,还记得吗?


马斯克:嗯,你是对的。


记者:我是对的,谢谢你,埃隆。我知道。但是你觉得,在这种两极分化中,这些爆炸事件,总统不断变化想法,你感到乐观吗?


马斯克:是的。顺便说一句,我仍然认为值得尝试加入特朗普顾问团,尤其是作为气候倡导者,我做到了最好的自己。


记者:是的,我知道你做到了。我想我打电话给你,我想我说过,“你不是上帝,那样不会起作用。”


马斯克:我绝对不认为我是上帝。


记者:不,我知道你没有这样想。我想我只是想让你离开顾问团。


马斯克:可以说,这不太可能,但值得一试,是的。


记者:对,你会再做一次吗?


马斯克:你是说现在,还是......?


记者:是啊。


马斯克:我不知道,还有顾问团?


记者:不,但鉴于所有这些两极分化,你是乐观的吗?你在考虑中期选举吗?


马斯克:我正在考虑中期选举,顺便说一句,我确实投票了。


记者:我也是。今天。


马斯克:虽然我确实想知道加利福尼亚的投票有什么影响。看起来像选举区这么多......我投票是为了投票,但是现在政治上的事情是非常分裂的。但是,对于我来说,进入政治辩论可能并不明智,这是一个不能赢的局面。


记者:对,我明白了。但是你觉得,作为一个公民,你感觉如何?


马斯克:我绝对希望人们不要相互大喊大叫,我希望不那么讨厌。


如果你从2018年开始要重做某件事,你会重做什么?


记者:对,好的,我的最后一个问题。如果你今年必须重做任何事情,它会是什么?


马斯克:公平地说,我可能不会发布推特上发布的一些内容,这可能是不明智的。并且可能没有让我卷入的一些网络争论。我可能不应该攻击记者,可能不应该这样做。


记者: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这么做。


马斯克:是。


记者:是的,你想说对不起吗?如果你愿意,你可以。


马斯克:对于一些记者我很抱歉。


记者:好的,我会告诉转告这个道歉的。我们结束访谈了。


马斯克:谢谢你,卡拉。很高兴见到你。

×
转发到圈子
融资快讯 更多>>
2018-11-08

产品名称:小牛在线/小牛资本

行业:金融借贷

公司介绍:小牛在线/小牛资本,本次融资4亿人民币

融资金额:4亿人民币

融资阶段:A轮

投资人:未透露

[详情]
2018-11-08

产品名称:贝贝壳(爱贝壳)

行业:医疗健康其他医疗健康

公司介绍:贝贝壳(爱贝壳),本次融资未透露

融资金额:未透露

融资阶段:战略投资

投资人:未透露

[详情]
2018-11-07

产品名称:量子保

行业:金融保险

公司介绍:量子保,本次融资未透露

融资金额:未透露

融资阶段:A+轮

投资人:线性资本LinearVenture、拍拍贷

[详情]
2018-11-07

产品名称:十字星

行业:文化娱乐动漫

公司介绍:十字星,本次融资数千万人民币

融资金额:数千万人民币

融资阶段:A轮

投资人:腾讯

[详情]
2018-11-07

产品名称:小牛在线/小牛资本

行业:金融借贷

公司介绍:小牛在线/小牛资本,本次融资4亿人民币

融资金额:4亿人民币

融资阶段:A轮

投资人:未透露

[详情]
2018-11-07

产品名称:贝贝壳(爱贝壳)

行业:医疗健康其他医疗健康

公司介绍:贝贝壳(爱贝壳),本次融资未透露

融资金额:未透露

融资阶段:战略投资

投资人:未透露

[详情]
2018-11-07

产品名称:月蚀动漫

行业:文化娱乐动漫

公司介绍:月蚀动漫,本次融资600万人民币

融资金额:600万人民币

融资阶段:A轮

投资人:未透露

[详情]
2018-11-07

产品名称:猿题库/猿辅导

行业:教育K12

公司介绍:猿题库/猿辅导,本次融资2.5亿美元

融资金额:2.5亿美元

融资阶段:战略投资

投资人:腾讯

[详情]
2018-11-06

产品名称:贝贝壳(爱贝壳)

行业:医疗健康其他医疗健康

公司介绍:贝贝壳(爱贝壳),本次融资未透露

融资金额:未透露

融资阶段:战略投资

投资人:未透露

[详情]
2018-11-06

产品名称:月蚀动漫

行业:文化娱乐动漫

公司介绍:月蚀动漫,本次融资600万人民币

融资金额:600万人民币

融资阶段:A轮

投资人:未透露

[详情]
2018-11-06

产品名称:猿题库/猿辅导

行业:教育K12

公司介绍:猿题库/猿辅导,本次融资2.5亿美元

融资金额:2.5亿美元

融资阶段:战略投资

投资人:腾讯

[详情]
2018-10-30

产品名称:DST地上铁

行业:汽车交通交通出行

公司介绍:DST地上铁,本次融资3亿人民币

融资金额:3亿人民币

融资阶段:B轮

投资人:经纬中国、启明创投、ItochuTechnologyVentures、博将资本

[详情]
2018-10-30

产品名称:亲宝宝

行业:教育儿童早教

公司介绍:亲宝宝,本次融资亿元及以上人民币

融资金额:亿元及以上人民币

融资阶段:C轮

投资人:顺为资本、好未来(学而思)、复星集团

[详情]
2018-10-30

产品名称:云帐房-91代账网

行业:企业服务法律财会

公司介绍:云帐房-91代账网,本次融资3亿人民币

融资金额:3亿人民币

融资阶段:C轮

投资人:高瓴资本HillhouseCapital

[详情]
2018-10-27

产品名称:爱库存

行业:电子商务综合电商

公司介绍:爱库存,本次融资1.1亿美元

融资金额:1.1亿美元

融资阶段:B+轮

投资人:创新工场、纪源资本GGV、黑蚁资本、众源资本

[详情]
请先完成下方验证 ×

让股权融资更简单

请输入手机号或邮箱号
您输入的密码不正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