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股融易安卓版
股融易手机网页版
最新
头条
微博二维码
微信二维码
在线
客服
点击咨询 工作日9-18点
您好,我们不兼容IE7以下的浏览器,建议您升级浏览器或更换浏览器
位置:首页 > 资讯 > 企业志 > 事业人生 > 谁还敢投资贾跃亭?许家印步孙宏斌后尘
谁还敢投资贾跃亭?许家印步孙宏斌后尘
模式创新的时代结束了,但是创业黄金时代正在缓缓来临
来源:钛媒体  2018-10-09
作者:天使

[ 导读 ] 孙宏斌投资乐视失利还历历在目,那么许家印会成为下一个孙宏斌吗?

股融易:前有孙宏斌投资乐视失利,如今恒大与FF的合作又生变故,不免让人唏嘘。

继孙宏斌公开宣布150亿投资乐视失败之后,贾跃亭似乎又将与另一位中国地产商人——恒大集团董事局主席许家印决裂。

10月7日,恒大健康(00708.HK)发布公告称,贾跃亭耗尽恒大8亿美元后(约55亿元),又向恒大提出再提前支付7亿美元,未达目的后于103日,在香港仲裁中心提出仲裁,要求剥夺恒大作为股东享有的有关融资的同意权,并解除所有协议。

对于贾跃亭的控诉,恒大健康在公告中回应称,已履行相关协议项下的责任,并聘请国际律师团队,将采取一切必要的行动,捍卫恒大在相关协议下持续享有的权利,保障公司及股东的利益。

2个月烧光55亿,贾跃亭欲踢恒大出局

恒大健康的公告内容显示,早在20171130日,香港时颖公司与以贾跃亭为代表的FF原股东以合资模式设立了一家新公司Smart King,成为法拉第未来母公司(简称FF)。其中,时颖出资20亿美元获取合资公司45%股权,而FF原股东以FF拥有的技术资产及业务入股,获取合资公司33%股权,而剩余22%股权将作为股权激励预留给公司管理层。

今年625日,恒大健康以收购香港时颖公司股权的方式,曲线入股贾跃亭的汽车创业项目法拉第未来,为处于资金危局的贾跃亭“雪中送碳”。根据恒大健康的公告,该公司以67.46亿港元收购香港时颖公司100%股份,间接获得Smart King公司45%的股权,成为FF公司的第一大股东。

同时,根据合并协议,时颖公司将在2018年底前支付8亿美元的投资金额,剩余12亿美元投资将于20191231日及20201231日之前各支付6亿美元,总额达到20亿美元。

恒大方面表示,今年525日时颖已提前支付完毕2018年底前应支付的8亿美元。而在今年7月,贾跃亭已经把提前支付的8亿美元基本用完。

也就是说2个月内,贾跃亭“烧”掉了8亿美元。这部分钱花在了哪?有分析认为,这8亿美金投资款或许并未形成现金,而是用来解决法拉第未来的历史债务问题。

花完8亿美元后,贾跃亭再次要求恒大提前支付7亿美元,对此,恒大与贾跃亭签订了补充协议,同意在满足支付条件的情况下,提前支付7亿美元。但该补充协议和支付条件的具体内容,双方都未公开。

据恒大表示,在没达到合约付款条件下,贾跃亭就要求恒大支付7亿美元,并以此为借口于2018103日在香港仲裁中心提出仲裁,要求:1、剥夺时颖作為股东享有的有关融资的同意权;2、解除所有协议,剥夺时颖在相关协议下的权利。

外界将此解读为贾跃亭欲踢恒大出局,而一位FF上海员工则表示,此次争端中出局的很可能是贾跃亭。

随着贾跃亭的“翻脸”,恒大健康在今早(108日)开盘就暴跌35%。而据钛媒体获取最新消息,针对“恒大健康公告称贾跃亭欲单方面解约”,FF公司发表声明称,摆脱恒大的唯一原因是,恒大没能够履行承诺和支付同意的款项。恒大不应该一边扣留款项,一边阻止FF接受其他投资。

贾跃亭为何与“金主”许家印闹翻?

6月25日,恒大集团以67.46亿港元收购香港时颖公司100%股份,间接获得 Smart King 公司45%的股权,成为FF公司第一大股东。一时间,不少人对贾跃亭造车似乎重新燃起的新希望。

据官方消息,恒大方面曾委派集团董事局副主席、总裁夏海钧担任Smart King公司的董事长。713日,许家印亲赴FF总部进行视察,贾跃亭全程陪同。当时,许家印明确表示,投资FF是正确的决定,恒大将会在资金、生产基地建设、产品销售等方面给予FF全方位支持。

8月7日,恒大法拉第未来登记成立;814日,恒大为“恒大法拉第未来智能汽车(中国)集团”举行揭牌仪式,恒大高科技集团副总裁、恒大健康副董事长兼恒大法拉第未来董事长彭建军现场公布了恒大FF十年后年产能达到500万辆的宏大计划。

彭建军还在现场透露:“FF91首台白车身已运抵美国汉福德生产基地,正式开始FF91的整车组装工作,包括工程测试在内的各类严格测试也在同步推进,全力确保在2019年第一季度FF91达到量产目标。”

不过令人出乎意料的是,时间过去不到四个月,贾跃亭就和恒大翻脸了。从“亲密无间”的合作伙伴,转变为对簿公堂,这究竟是为什么呢?

虽然成为 Smart king 第一大股东,但恒大并未掌握FF的控制权。澎湃新闻报道,根据此前时颖和FF前股东签订的协议,在新公司年度及特别股东大会上,时颖持有每股股份配有1票投票权,而FF前股东持有每股股份配有10票投票权。但在FF原股东违约的情况下,投票权将出现反转,特别投票权将回转到时颖手中,管理层股权激励的股份不具有任何投票权。

据澎湃新闻报道,如果贾跃亭无法在2019年第一季度交付FF第一批车辆,也就出现了违约情况。届时,贾跃亭将失去对 Smart King 公司的控制权。这或为今日双方的争端埋下种子。

根据FF最新发布的量产进展,今年828日,FF91首台预量产车下线,此举被视为FF91的可以如期量产的信号。据报道,贾跃亭特意租赁了一架私人飞机,将法拉第未来的部分员工从洛杉矶机场附近的总部直接载到工厂所在的加州中部的汉福德进行庆祝。

不过吊诡的是,据新浪科技报道,法拉第未来FF91的这台唯一的预量产车已经意外烧毁。这无疑为贾跃亭兑现明年量产的承诺蒙上一层阴影。

同时,据新京报报道,恒大法拉第未来的广州南沙工厂进度也并不顺利,一度传出停工消息,对此恒大方面称,"不存在停工之说,只是原来由中建四局完成全部建设,改为中建四局负责冲压车间、涂装车间等部分的建设”。

但一位参与施工的第三方工作人员向新京报介绍称,中建四局已经撤出了部分桩机,但并未见到别的承建单位进场。此前,中建四局目前已完成片区道路施工,并在进行冲压车间管桩施工。“这样一来一回,进度更慢”,“之前听说19年底要开始生产,现在这进度,厂房都不知道盖不盖得好。”

许家印会成为孙宏斌吗?

2017年1月份,在乐视网陷入资金链危机之时,融创集团董事长孙宏斌携150亿元资金入股乐视网、乐视致新和乐视影业三家公司,分别获得乐视网8.61%、乐视致新33.5%和乐视影业15%的股权,成为这三家公司的第二大股东,并派驻董事和财务人员。

然而,一年之后,孙宏斌多次公开表示,乐视是一个失败的投资,“投资乐视是错判,愿赌服输” 。

而在融创中国2017年的年报中提及,基于谨慎性的原则,对于乐视相关的投资的减值拨备和按照权益法录得的损失进行了充分的考虑,总金额达到165.6亿元。孙宏斌在接受采访表示,乐视是一个失败的投资,165亿都亏损,计提为零了,这不是壮士断臂,而是断头了。

在今年融创中国的2018年中期业绩会上,当记者问及孙宏斌如何看待许家印投资贾跃亭的新能源汽车时,孙宏斌也只以“我不太了解”五个字仓促作答。

今年4月,乐视网发布的2017年年报显示,贾跃亭控制的关联方对乐视网欠款余额高达72.8亿元。在817日,乐视网发布风险提示公告称,经上市公司与非上市体系公司不断沟通,目前双方已达成认定债务规模约67亿元左右。此外据公开资料显示,贾跃亭已8次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

孙宏斌投资乐视失利还历历在目,那么许家印会成为下一个孙宏斌吗?

 

×
转发到圈子
请先完成下方验证 ×

让股权融资更简单

请输入手机号或邮箱号
您输入的密码不正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