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股融易安卓版
股融易手机网页版
最新
头条
业务微信号
公号二维码
在线
客服
点击咨询 工作日9-18点
您好,我们不兼容IE7以下的浏览器,建议您升级浏览器或更换浏览器
位置:首页 > 资讯 > 投行志 > 当代人物 > 小村资本刘晓宁:误打误撞到进入投资界
小村资本刘晓宁:误打误撞到进入投资界
资本市场新陈代谢加速,步子迈得太大后患无穷
来源:FellowPlus  2016-06-12
作者:天晴

[ 导读 ] 误打误撞进入 VC 行业,坚持独立思考的过程,让刘晓宁形成了「不是每一个机会点都会成为投资赛道」的观点。入行 9 年多时间,投资近 20 多个项目,其中数家已经从零成长为估值 10 亿美金的独角兽。他不自知地把反人性的工作方式塑造成不反人性的习惯。

旅途对他来说,充满了未知和不确定性。


他对投资的感受也是如此。


因为不确定中包含着太多未知的机会,那些未知的机会不仅能创造不同的体验,更蕴含着不可想象的价值。

股融易 小村资本 刘晓宁

误打误撞进入 VC 行业,坚持独立思考的过程,让他形成了「不是每一个机会点都会成为投资赛道」的观点。入行 9 年多时间,投资近 20 多个项目,其中数家已经从零成长为估值 10 亿美金的独角兽。


「要做成一件事情,必须要反人性。」


他不自知地把反人性的工作方式塑造成不反人性的习惯。


他同时把对这个世界本真的、天生的探索欲和好奇心,通过理性与经验,深刻融入到了他的创投哲学中。


刘晓宁喜欢做 VC。


「投资永远有新的东西。我是觉得一定要有变化,我就是属于有变化的类型。变化越大,机会越多,互联网变化就很大。而切互联网最好的方式,对我而言,就是做投资。」对变化的期待,可能是刘晓宁在工作中保持兴奋感的原因。


从业经历:从误打误撞到建立理性


2007年从复旦大学硕士毕业之后,刘晓宁进入汉理资本从事风险投资。他说,一开始自己是被「忽悠」进入这行的。


「当时软银的一个哥们儿,说这个生意很有意思,你看你每天可以见不同的创始人,每天见的都是未来的东西。这种感觉还挺好的,你就不会想到要跟他谈工资了嘛。」


误打误撞进了 VC 行业,对这个领域不怎么了解的他,立刻开始上手看项目。有两三年的时间,他都处在一个学习摸索的阶段。


「最开始我只是觉得这个事情很好玩,因为在这个过程中你不断的和创业者沟通、学习,等到你自己产生一种判断的时候,你也开始判断自身。慢慢的就会建立起一些理性,比如考虑我的性格适合什么啊等等,一开始的职业规划是不清晰的,慢慢的就变的比较确定了。」


「你觉得你性格中哪些方面对做投资影响比较大?」


「一是独立思考,相对比较少的从众,这样就会有自己独立的判断。第二,我觉得我自己是个好人。」


「怎么定义这个‘好’?」


「我跟创始人处下来有非常多的争论,但我觉得我们关系非常好。我觉得在跟创业者聊天过程中能够把自己的观点坦诚地表达出来,这种感觉会很好。但我从不试图说服别人,改变一个人是很难的,所以做投资尽量是选对人,让创始人自己去学习成长。」


入行 9 年,刘晓宁先后投资了驴妈妈、易果生鲜、小 i 机器人等近 20 个项目。项目发展都很好,比如驴妈妈,目前在在线旅游自由行领域仅次于携程,线上服务的人次也是途牛的三到四倍,且拥有独特的线下业务体系,在刘晓宁看来具有很大的竞争力。


「驴妈妈不仅是线上,线下实力非常强,很多景区都是由驴妈妈控股或管理的。他们还有规划咨询公司,在中国应该是最大的民营旅游咨询公司,长白山、都江堰、海南岛都是他们负责的项目。旅游其实是一个天然 O2O,所以一开始是线上拼流量,但将来都要走到资源端,谁跟这些资源端或目的地端产生比较强的连接,谁的机会就最大。」


投资旅游,可能源于他自己曾是资深驴友


刘晓宁喜欢玩。


他曾经背包旅行多年,而且常常是说走就走。从大学开始就爱上了徒步旅行,不做攻略,只提前规划一个大方向,走到哪儿算哪儿,旅途对他来说,充满了未知和不确定性,他很享受。


「旅行就是在过程当中体验,我就是喜欢这种自由自在的感觉。」


他曾经在斯里兰卡的海边等待暴风雨,重金聘请当地渔民驾驶帆船带自己出海冲浪。


「那个帆船很窄,大概只有 30 到 40 公分,靠掌帆来控制。旁边栓一条木筏,我就坐在那个木筏里。海上风浪很大嘛,木筏拍在水面上的感觉就像重重落在陆地上,最后根本刹不住,冲上海岸 50 多米才停下来。」


这只是刘晓宁数不清的旅行经历之一。


做投资是为了挣钱。一般来说,人们挣钱背后的动力有三种:第一,出于恐惧;第二,出于匮乏;第三,是出于探索的需求——在这个地球上玩人生这个游戏,没有筹码有时候还真不好施展得开,有了钱以后,我们可以创造更多不同的体验,让自己的人生更加丰富有趣。


刘晓宁属于第三种。他觉得,来到这世界上,一定要好好看一看。


「曾经和朋友一起去稻城亚丁徒步,除了我,其他几个都有高反。我觉得来都来了吧,一定要体验。然后我就带着一个朋友,半扶半背的,完成了那次旅行。」


刘晓宁和他的团队在做什么


两次约采访,刘晓宁都处在忙碌中。


第一次见面,他说头天晚上只睡了三个小时,说话声音很低,看得出来是强打精神。第二次跟他约电话采访,在接近晚上 11 点钟的时候,他回复我说,刚忙完。


刘晓宁有典型的摩羯座性格,不工作的时候看上去轻松自在,一旦工作起来,就是最拼的那一个。他曾经说,要做成一件事情,必须反人性。


「你做了什么反人性的事情?」


「加班多就是反人性嘛。」


「什么不反人性?」


「让自己很爽的事情。」


「那你做什么会让自己觉得很爽?」


「加班啊!哈哈哈,所以就把反人性做成了不反人性。」


2015 年初,刘晓宁加入小村资本,和别的基金不同点在于,刘晓宁的团队同时在一、二级市场进行布局。


Q:团队在做什么样的事情?

A:我们做一个打通一级市场投资跟二级市场投资的生态型投资平台,第一个我们有非常早期的 VC 投资,我们也有面对成长期跟后期阶段的 PE 投资,这两块都是直接投资。另外我们还有上市公司定增等等偏二级的业务,同时我们有一个母基金,是你们了解的一些基金很大的,挺有名气的像经纬、金沙江、云启、熊猫,我们都是他们的 LP。这几个板块互动起来我们可以在一级市场有所布局,同时在二级市场上也有业务的互动。


Q:所以你们是从更长的产业链上来进行布局?

A:我们其实是想这么做的,朝这个方向走。产业链上最好是有些协同嘛,但我觉得不是每一个机会点都会变成一个赛道,有的可能大方向上会出来一些赛道。比如我们现在大的方向看互联网里面文化这些,还有医疗。它可能会形成一些赛道,还有一些就是机会型的一些项目,反正这个市场到了这个阶段,按照常规的逻辑,比如你投电商,一个领域可能只能活一到两家,你只能赌一到两家,你不能赌这个领域的赛道,赛道不存在。


Q:你们是如何把一二级市场连接起来的?

A:在二级市场里面大家原来投的一些资产还是偏固定收益类的产品。所以我们在做这个市场的时候,就得做不同的产品,通过产品来满足 LP 不同的需求。所以我们有些直接投资,这样跟市场上的 VC 是没有什么差别的。但是我们的 LP 的需求可能超过了我们自己直接投资的能力,所以我们用母基金来投基金,我们投了中国目前非常顶尖的 VC 和投手,然后建一个项目生态,来满足这部分 LP 的需求。


Q:就资产配置来说你们会去选择什么样的投手?

A:我们是希望能够投到市场最顶尖的投手,就是他要能够跑赢市场,不仅是要跑赢,是要显著跑赢。所以我们内部把他定位成「白马加灰马」,不能是一个纯黑马,他一定是有过往业绩的支撑。但这个人的投资能力在一个市场里面,经过比较长时间的验证。


Q:团队的核心优势是什么?

A:我们这个团队是由两部分人组成的。一方面团队长期在做一级市场的直接投资,另外一个团队做二级。所以一方面相对传统的 VC/PE,我们对二级市场有更直接的了解,同时这方面不是从零开始,而是已经有了积累多年的人脉、资源和圈子。另一方面,二级市场的经验对理解人民币基金未来在投资、后续融资、退出方面有更多的指导作用。我们认为这一点在未来人民币给市场提供更大流动性,我们叫人民币资本化或者财富资本化的过程里面,对后面业务的开展,有非常大的支撑。


Q:你们团队聚集在一起,那在你们想象当中,未来它是一个什么样的角色?

A:因为有不同的背景,一级二级,不同的领域,我们希望大家在一起的时候有化学反应,比如说原来二级市场我们会考虑收购一些什么样的公司,我们现在其实都会重点考虑一些产业升级的点,升级涉及到很多技术类的升级,这里面需要对资产有一个理解,需要一级团队、二级团队,拥有不同经验的人一起来配合做这样的事情。这个也是市场未来的一个主要方向。

×
转发到圈子
请先完成下方验证 ×

让股权融资更简单

请输入手机号或邮箱号
您输入的密码不正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