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股融易安卓版
股融易手机网页版
最新
头条
业务微信号
公号二维码
在线
客服
点击咨询 工作日9-18点
您好,我们不兼容IE7以下的浏览器,建议您升级浏览器或更换浏览器
位置:首页 > 资讯 > 热门话题 > 复星旅文要“辜负”郭广昌了
复星旅文要“辜负”郭广昌了

[ 导读 ] 围棋高手郭广昌的棋局上,复星旅文是个“假眼”?

(图片来源于网络,侵删)

来源 | 熔财经

文 | 星河

2022年,在复星深陷债务压顶和变卖资产漩涡的而立之年,“消失”已久的郭广昌,在质疑与非议声中回国稳定军心,强调复星将在未来的五到十年迎来一个全新的发展机遇期。

郭广昌将这个机遇,压在了“家庭消费产业”上,并信心满满地表示,“相信复星所从事的家庭消费产业,将逐步迎来需求的提升,相信我们线下的商业和文旅板块将首先迎来快速的反弹。”

整个2022年,复星的债务问题都是资本市场的热点。市场曾一度传言,复星的总体债务达到了6500亿元。

即便郭广昌辟谣,归属到复星集团层面的债务约1000亿元,“财务非常健康”,也难以掩盖,复星一整年都在靠上半年主要出售非核心资产,下半年出售、减持核心资产来回血。

资金承压下,郭广昌锚定“全球家庭消费需求”的目标,看似是通过收缩使得集团有了主要聚焦的业务。但实际上,靠“买买买”拼起了巨幅资产图景的复星,可能握不住家庭消费复苏带来的发展机遇。

尤其是被郭广昌“寄予厚望”快速迎来反弹的复星旅文,可能会让郭广昌的期待落空了。

复星文旅“发育不良”

据统计,2022年以来,复星国际频频减持股份和出售上市公司资产,其中包括复星医药、复星旅文、南钢股份、豫园股份、海南矿业、青岛啤酒等等。

其中,复星国际在2022年9月以8.57港元/股的价格转让2800万股复星旅文股份,套现2.4亿港元。

作为最能迎接经济复苏的复星旅文,被复星国际减持,根本原因在于,债务危机之下,一路靠“买买买”起家的郭广昌,已经到了不得不“卖卖卖”的地步让复星“瘦身回血”,并聚焦到“全球家庭消费产业”上。

1992年,本来想出国留学的郭广昌,嗅到了改革开放这缕春风下的蓬勃生机,靠着借来的3.8万元,在上海成立了一家咨询公司,挖到第一桶金。

之后,靠着原始资本郭广昌开启了复星的“买买买”之路,不断开疆拓土。巅峰时期的郭广昌,间接控股100多家复星系公司,涉及海内外金融、医药、地产、保险、消费等领域,产业版图由中国扩张至30多个国家和地区。

2007年,复星国际以内地最大民营综合企业的头衔赴港上市。曾经的3.8万元撑起了当时年营收300多亿的复星,而郭广昌的身价直抵内地第三大富豪的交椅。

至今,郭广昌用30多年的时间,已经将复星打造成为了中国最成功的全球化企业之一,2022年中报显示,拥有“健康、快乐、富足、智造”四大营收板块的复星,有近一半营收来自海外。

虽然郭广昌的收购行为曾被描述为“疯狂购物”,但郭广昌坚定地表示,复星的每个收购都历时一两年之久,完全是一个深思熟虑的结果。

这样的“深思熟虑”,却让复星严重依赖短期债务为长期投资提供资金。当经济环境下行时,高负债、高杠杆的复星资金压力、经营压力就会陡增。

2012年-2022年上半年,复星的总资产从1622亿元增长至8496.85亿元,总负债从1049.8亿元增长至6511.56亿元,资产负债率从64.72%上扬到76.6%。

这就导致复星的债务一直是悬在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并且在疫情的这几年,更多地展现出了“死亡镰刀”的那一面。

从而,复星旅文就不得不跟着整个复星一起“瘦身”。

从复星旅文本身来看,与“复星系”一样患上了高杠杆高负债通病的资产质量,不足以让复星通过“全球家庭消费产业”共享消费复兴的盛世,“在未来的五到十年迎来一个全新的发展机遇期”。

截至2022年上半年末,有334.2亿元的债务需要偿还的复星旅文,还没从连年亏损的泥淖中挣扎出来。

复星旅文共主营三大业务:度假村及酒店、旅游目的地以及基于度假场景的服务及解决方案,都属于重投入、回报周期长的业务。Wind数据显示,2015年-2021年,复星旅文的扣非后归属净利润分别为-4.19亿元、-3.92亿元、-4.81亿元、1.88亿元、6.28亿元、-14.1亿元和-19.57亿元。

也就是说,复星旅文仅在疫情之前的2018-2019年实现了盈利。

复星旅文要真走出疫情影响恢复市场活力,还需要在充满不确定的大环境中,跨越一定的时间周期。

只是,还没等环境稳定,复星国际就在2022年9月以8.57港元/股的价格转让2800万股复星旅文的股份,套现2.4亿港元。

艰难的复星旅文,近日又被传出消息已开始洽谈完全出售英国旅行社Thomas Cook。

要知道,自2019年收购Thomas Cook并成立托迈酷客生活方式平台及旅行社,“Thomas Cook的品牌知名度与中国出境旅游的强劲增长势头相结合”使得复星旅文休闲度假服务及解决方案板块得到了极大提升。

可以说,Thomas Cook是复星旅文的一块金字招牌了。

如今,连金字招牌业务都要被放弃,可见复星旅文时日艰难。自身都还站不稳稳,自然是没办法为复星扛大旗了。

割裂的版图

按照复星如今“卖卖卖”以收缩求回血的状态,即便市场已经恢复景气,消费再次扬起势头,但包括复星旅文在内,似乎没有哪一个业务,能让郭广昌共享市场繁荣。

这样进退失据的僵局,一个根本原因就是依靠高杠杆的多元化投资板块,在经济震荡阶段,很难确保每一个业务都能跑赢大盘。

在谈及复星的成功时,郭广昌表示:“复星的第一个100万元是靠咨询赚到的,靠知识赚钱;第一个1000万元是搞房地产营销做到的;第一个1亿元是靠生物制药赚来的;而第一个10亿元是通过资本与产业相结合达到的。”

从咨询到房产到医药,每一个赚钱的路径,都有郭广昌凭着敏锐的商业嗅觉,踩准了中国乃至全球经济换挡时合适的买卖机会,抓住了伴随着国运而飞的时代机遇。

郭广昌看似构建了庞大且经营风险分散的复星疆土,实际上却都是一个个割裂的版图,一旦遇到经济周期的下行期,资金压力和经营压力的陡增,就会现出复星徒有“虚胖”的原型。

复星国际财报显示,截至2022年上半年末,单纯从计息负债看,复星国际包括银行借款、公司债等在内的计息负债合计2611.18亿元,其中短期计息负债为1236.92亿元。但现金及银行结余金额仅为1171.13亿元,无法覆盖短期计息负债。

虽然复星医药、豫园股份、复星旅文等子公司属于单独上市主体,其债务由各上市公司独立承担偿付责任。

但上文也有论述,像复星旅文这样被郭广昌寄予希望的业务,还处于自身难保的阶段。

这就是郭广昌只顾“吃”,不顾“消化”带来的问题:胖是胖了,但不健康啊。

锦缎也有报道指出,复星一味追求做大,掉入了被规模所累的循环陷阱中。“以复星医药为例,自成立以来,先后进行了大大小小78次并购,靠一路“买买买”做大规模。营收近五年以来CAGR达到了20.44%,净利的增速仅为8.6%,并且自由现金流五年累计为-34.38亿元,本质上也没有创造高价值的利润。”

作为快乐版块独立上市公司的豫园股份也是如此,一路“买买买”成为了一家集黄金珠宝、餐饮、医药、工艺品、百货、食品、旅游、房地产、金融和进出口贸易等产业为一体的综合性商业集团,资产负债率也一路从2017年的52.76%增长至2022年上半年的69.77%。

但赚钱能力却在大幅下滑。

根据2022年半年报,豫园股份上半年营收220.09亿元,同比下降3.85%,净利润7.54亿元,同比下降47.06%。

更有意思的是,郭广昌在进军白酒市场时,先后成为了存在同业竞争的金徽酒与舍得酒的实际控制人,并撒下了豪言壮语:“从金徽酒到舍得酒,复星在白酒板块的战略是要一步步做大做强,做成百年基业。复星只做长期的投资者,绝不做短期的投机者。”

事实却是,不到两年,郭广昌就高位转让了金徽酒股份,套现近30亿。

舍得酒业在郭广昌的运作下,两年间规模就呈现了翻倍式的增长,股价也从几十块实现了10倍量级的飞跃。不知习惯了快进快出的郭广昌,这次是真想“细嚼慢咽”培育资产,还是准备让舍得酒业成为“下一个金徽酒”。

郭广昌曾公开表示,“多点现金,多个渠道,多种融资的方式。这在围棋上来讲叫多个眼,多个眼你就可能多口气,你就比别人多活一天,多活一天你就比别人多点竞争的能力”。

但“多个眼”的复星走到如今局面,市场也看清了,郭广昌30多年“每天如履薄冰、如临深渊、战战兢兢、兢兢业业”,最后做的多是“假眼”。

诚然,郭广昌仍然无比笃定“复星不仅要过冬,还要在冬天里壮大”,但在割裂的复星版图上,如何为当初“囫囵吞枣”的不健康业务,生出取暖的柴火?

参考资料:

《复星模式下的“资产质量”问题需要警醒》锦缎

《复星国际资产负债分析报告之一:千亿计息负债压顶》时代商学院

《复星30年,郭广昌攒了8000亿资产,6000亿负债》节点财经

*本文图片均来源于网络

熔财经:城市商业新媒体,区域经济链接者,产业趋势发现地。

×
转发到圈子
请先完成下方验证 ×

让股权融资更简单

请输入手机号或邮箱号
您输入的密码不正确